笔趣阁 > 盛唐破晓 > 第830章 手可摘星辰(三十)

第830章 手可摘星辰(三十)

?热门推荐:
????战争的硝烟在骊山飘摇而起,最先地动山摇的,却是神都洛阳。

????驻扎在新安县的焰火军薛崇胤部,最先接到调令,立时动作起来,整军开拔西行,焰火军是功勋之军,屡有战功,在北衙帝王禁军序列,连年都有扩充,到虞山军设立之后才停止,兵马不过八千之数,仅有满编军威四分之一,但倾巢而动,却是斗志昂扬,军威震天,扬尘数十里。

????焰火军行军紧迫,过长安安喜门而不入,长安留守次相狄仁杰领着一众留守朝官,在城门之外,沿路设下凉棚,为官兵休憩饮水之用。

????一番盛意,却是明珠暗投,焰火军全军一路奔行向前,像是异常沉厚而又激昂的风,带着汹涌热浪,呼啸而过,没有人向他这位神都最高军政长官行礼问安,也无人停顿片刻,喝一口凉茶。

????“末将薛崇胤,拜见狄相”

????中军处,薛崇胤身边,将领环绕,顶盔掼甲,英气勃然,下马拱手,甲片铿锵作响。

????“卫国公多礼了”狄仁杰也曾经历过战阵,在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大军之中,老大年岁,热血犹自沸腾,大声赞叹道,“国公典军有方,天兵其疾如风,侵略如火,庄严如山,严整沉肃,军容浩然,真,王师之相也”

????“狄相谬赞了”薛崇胤谦逊了句,神色并不如何激动,甚至有些郁色。

????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刚柔并济,与手下儿郎一同操练,等的便是这驰骋疆场的一刻,可惜,他未到长安骊山脚下,便已知晓,这一回,他只是个送兵的,去不了边塞。

????狄仁杰心下有些纳罕,口中道,“国公率军远来,本相聊备粗茶,国公可令将士暂且停顿片刻,歇歇脚”

????“多谢狄相,很是不必,军有军法,饮食自有节度,不宜涣散,末将军务在身,不敢久留,就此告辞”

????薛崇胤一点面子都没有给,微微躬身,朗声道别,直起身,在朝臣群中扫视,找到了自家兄弟关切的眼神,信阳王东宫左卫率武崇敏,露出一丝笑意,挥了挥马鞭,转身大踏步而去。

????“驾……”

????薛崇胤率领众将风驰而去。

????“唔,真虎将也,哈哈哈,焰火军上下,不愧”狄仁杰不以为忤,捋须长笑。

????转过身,一时面沉似水,厉声道,“诸位,论钦陵悖逆犯边,万事以军务为重,当和衷共济,勠力同心,神都屯兵重镇,陆续将有大军开拔,尔等还须做好万全准备,胆敢懈怠贻误乱发杂音者,本相决不轻饶”

????“是,下官遵命”众人齐齐俯首领命。

????不少人眼皮子抖了抖,狄仁杰的警告如此直白,意思是战端一开,便不容再相互弹劾争拗,眼下在漩涡中争拗最大的是谁呢?

????权策。

????话不妨说穿,那就是不许再议论开战的罪魁缘由,不许再弹劾权策,先打了仗再说。

????“呸”有人悄悄啐了一口浓痰在地上,打了仗再说?那时候该论功行赏了,保不齐权策还是有功之人,哪还有机会议罪?

????武崇敏信马由缰,在洛阳长街上徐行,身边跟着个戎装小校,眉清目秀,却不是别人,正是吐蕃贵女没庐氏协尔。

????她特意扮了男装,来瞧瞧大周的精锐大军,震撼不已。

????她印象最深的,不是焰火军的新奇武器,也不是他们的队列威武,而是那股子发自内心的骄傲,宰相当面,不得军令,也不过当做土鸡瓦狗。

????这种骄傲气质,她从不曾在吐蕃的军队中感觉到。

????“又要打仗了,啧啧,怕又有大把官军的爷们儿要升官发财了”

????“休要浑说,要我说,咱们该去打听打听,这许多大军开拔,定是要募兵填补缺额的,要是入了行伍,吃了官粮,那该多神气,怎的也比在市井混迹得强”

????“是极是极,运气好些,还能去北塞,打那劳什子的论钦陵,混个封妻荫子”

????“走走,快些去打听打听”

????“同去,同去”

????……

????没庐氏协尔听得心浮气躁,见前头的郎君正在出神,不由催了催马,上前揪着他的袖口拉了拉,低声道,“郎君,大周,都是这样的么?”

????“什么样?”武崇敏强作欢颜。

????“自宰相朝官,到军中将士,市井小民,无人想过战争败绩,都是信心满满,以为必胜”没庐氏协尔对这种战争阴云下,欢乐轻松的氛围,难以理解。

????武崇敏微微错愕,轻笑一声,“这便是大兄说的,国大民骄”

????没庐氏协尔听了,虽仍有不解,但也没有再说什么,她很清楚,在武崇敏心目中,权策的地位独一无二,凡是大兄说的,便一定是对的。

????“郎君今日见了行军,似是心境不佳,可有缘由?”

????武崇敏轻叹口气,回身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笑脸,“也不是心境不佳,只是遗憾,我一路追随大兄,也去过边疆,却只是修路筑城,并未上过战阵,比不得崇胤兄长,吐蕃突厥契丹都打过了……”

????没庐氏协尔瞟了他一眼,皱了皱粉嫩的鼻梁,“吐蕃还将打第二次”

????武崇敏摇摇头,笑得有些蔫儿坏,“这回,他也是去不成的”

????“为何?”没庐氏协尔不解。

????“呵呵,因为,崇简要去”武崇敏胸有成竹,他相信,薛崇胤也已想到这一点,才闷闷不乐,大兄想来周全,断不会让他们兄弟一同去兵凶战危之地。

????“唔?你们都是真兄弟,比骨肉兄弟还要好……那郎君也是为了给郢国公让路,才不得出征么?”没庐氏协尔很是欣赏他们一班人的兄弟情,追问道。

????岂料,武崇敏又是摇头,深深看着她的眼睛,“不是,我留下,是为了替大兄看好东宫”

????没庐氏协尔悚然,她没有想到,武崇敏会这么突然地与她说这些涉及大周朝堂核心的隐秘事。

????“大兄照拂我们长大,从不曾要求我们如何,但该做什么,我是知道的”武崇敏面上闪过与年龄不相符的老练,眼中精光四溢,“外头的人,再怎么花花绿绿,东宫再怎么沉寂,他们没有大义,没有道统,论实力,不值一哂,只有东宫,才是要害所在”

????“他们沉寂,我也得沉寂,他们想要冒头的时候,才会发现,东宫的墙,是铁铸的”

????没庐氏协尔抓紧了他的手,仰面看着他,诉说无声地支持,眼前的郎君,与倾心仰慕的那个人,此刻合二为一,真好。

????“呵呵,杜闲在右卫率,裴光庭当了太子宾客,还要想想办法,将阎则先也弄进东宫……”武崇敏牵着她的手,两人并辔而行。

????方才还是一片艳阳,突然就有乌云来袭,天色骤然阴沉下来。

????两块乌云相逢,“咔喇”一声,电闪雷鸣。

????暴雨如注。

????。